夜路


【神特么悬疑向】
???夜车司机雷✖️人民好公仆安


想不到吧,我胖虎今天就自己割腿肉写文来看!
其实是周末看了一部神奇的电影突然想写这个au,是的我写了这篇文是想来安利这个电影,名字放在文末。怎么说呢,这大概是一篇文风会突变、慢热能慢到最后、剧情会突然卧槽,然后猝不及防谈人生的迷之正剧。我已经尽力按照自己对角色的理解来搞了,OOC.......嗯.....开心就好吧。以上OK?





01
鬼知道怎么走到这儿的,安迷修只记得自己终于把jing局的文件整理完,一抬头看钟估摸最后一班回边郊小镇的公交已经没了,只得出来搭出租车。本来答应好了妹妹安洁莉今明两天公假会回家一趟陪她,毕竟自己平时工作忙得连轴转,家又住在离主城较远的镇上,加之安洁莉相当懂事的表示哥你好好忙我能行我超棒,安迷修每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想到这里,安迷修心里涌起了阵阵暖意与深切的愧疚。然而......案件发生得太突然,人民公仆的责任心迫使他忍住心酸泪留在jing局处理了一天的公务。从文件山中抽身出来已是晚上九点半了,打个车回去,应该能赶在12点到家。
然而自己顺着街边走了好几盏路灯了,别说出租车了,走下来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了,现在的人都回家这么早的吗?这么一边腹诽着,背后突然就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在寂静的夜晚里吓得安迷修背脊骨一震,回神过来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太扰民了很不OK。驾驶座旁的车窗摇了下来,里面的人把头伸了出来,喊道:打车吗?不打别挡道!安迷修愣了一下,望着这位突然出现的“热情好客”的出租车司机同志,中二杀马特审美级的星星头带,配着一脸的不耐烦......对,就是那种脸上像用LED加粗闪光字写上:不坐滚蛋!的不耐烦,就算这位盆友心灵的窗户都快被刘海的阴影遮完,一股莫名嘲讽的恶意安迷修还是好好的接收到了,怎样?瞧不起走夜路的啊。
在短短两三秒的呆愣后,安迷修还是笑了笑,高兴的打开车门一屁股坐进车里,扭头对司机说道:“走的走的,去凹凸镇,打表再加250,司机同志您辛苦了。”驾驶座上的人直视前方发动引擎,边嗤笑了一声,“成啊”。刚才没注意,这位司机大哥的声音........听着真不像个好人,我莫不是上了黑车?!安迷修默默的想着,身体却没有平时执勤练就的高度紧张敏感状态,难道是直觉认为自己是安全的?忙碌一天的疲惫恰时的袭来,算了,随机应变吧。
车窗外是影影绰绰连片的植被,车开得越久,路灯的间隔也越来越大,安迷修觉得车厢内似乎寂静得有些压抑了,他四下打望着,突然注意到司机牌上的名字:卡米尔。他觉得自己应该主动和这位卡米尔同志交流交流,毕竟夜间驾驶司机也容易疲劳,聊聊天提神也好。“卡米尔先生开夜班车肯定很辛苦吧。”安迷修模仿着平时同伴的搭腔常用语,觉得这样尬聊的几率最小,然而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没听到。安迷修正在思考自己还能说些什么,那边蓦地回了句:“雷狮,别加先生,卡米尔是我弟,我帮他代班。”安迷修听了借助微弱的光线细看司机牌,果然相片上的青年要年轻清秀许多,没有身旁这位那么....社会。“雷狮xian......幸会,我叫安迷修,是个jingcha。”这样直接把自己的身份亮出来一来要是对方来者不善一定也不会轻举妄动,若只是普通民众,jingcha的身份也会使人更有好感,安迷修是这样想的。然而那边只轻飘飘的来了一句:“哦”。波澜不惊得让安迷修有些诧异,开夜车的都这么刁里刁气的吗?!时代真是变了,自己一心扑在拯救黎民百姓上却没有和他们好好交流过,作为一名人民公仆还是未尽好全责。他还在想自己该怎么让对话继续下去,那边又开口说到:“安迷修是吧,做jingcha好玩吗?”被措手不及的反问道,安迷修简直满脸问号,好玩?!嗯?!虽然觉得自己的职业信仰可能受到了质疑,安迷修还是很耐着性子的回答:“其实挺累的,每天东奔西走,走街串巷的解决大家的纠纷和麻烦,玩是真的没什么玩的,但是看到问题解决后,他们欣慰的神情,其实是很有成就感的,很开心。”雷狮听着又只是轻轻哦了一声,食指却在哒哒扣打方向盘,他还是有兴趣听的,安迷修有些微微的高兴,这位司机同志并不是初看上去的那么难以交流,然后他开始给雷狮讲些平时有趣或者惊奇的案子,听起来就像是法治在线和王刚讲故事结合出来的单口相声,当然,唯一的听众雷狮还是忍住了没有直接的吐槽出来,他只是时不时插着笑几声,或者问一句:然后呢。
开了很长一段路后,雷狮拐进了大路旁的一个小镇,说是饿了先吃点宵夜。安迷修表示没什么意见,您随意。车开在小道上,速度慢了下来,旁边渐渐有了人气,越往里走,店铺也多了起来,这里可能是这个镇上的小吃街之类的,安迷修暗自揣测道。驶过一个装饰着炸眼霓虹灯的建筑时,安迷修看到了二楼穿着清凉的小姐姐对着车这边妩媚的调笑,耳边仿佛听到了什么:公子来玩呀~~~之类的迷之魔音,突然不知该做何反应,僵硬着扭过头去看雷狮,这位盆友却哼着小调,眼神坚定的望着前方,认真的驾车在小路上七拐八拐,安迷修:........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君子坦荡荡?!然后“君子”就把车随便停在了路边,自己迫不及待冲进大排档,把安迷修一个人撂在了车上。


02
安迷修无奈的下了车走进大排档,看到店家已经手脚麻利的上好几盘小菜了,他坐在雷狮身边,开口就不客气:“你不是要开车吗,还喝啤酒?”雷狮抬眼望望他,有了亮光,他才认真的打量起安迷修来,棕色头发四处乱翘,寡白的衬衫,蓝绿蓝绿的眼睛,在白织灯的透照下显的色彩更为丰富,像是品相极好月光石,靠近下眼皮的地方有着淡淡的漂移状蓝光。色彩搭配单调的他,大概把所有的鲜艳色都用在了眼睛的反光里。安迷修也看着雷狮,虽然心里想得简单多了,黑头发紫眼睛,莫不是个混血儿?!混血儿贵族老司机?!两个人就杵在原地深情对望了好一会儿。直到老板又端菜上来,两人才回过神来,安迷修默默的拖过凳子坐在雷狮对面,雷狮看着安迷修眼中最后的倔强,还是让老板把啤酒都换成了王老吉,老板表示还可以送两瓶芬达,被雷狮无奈的摆手拒绝了。
两人坐下来准备开吃,安迷修很矜持的拿了一小串鸡翅,吹了吹,准备往嘴里送,当嘴唇轻碰到食物时,却被异常的灼热烫到措不及防,矜持没有了.....好吧,这不是重点。安迷修又拿远了些认真吹了半天,再吃还是烫得他怀疑人生。正在安迷修和烤翅作斗争的时候,雷狮看不下去了叫老板拿了一大碗冰水,夺过安迷修手里的鸡翅又多塞了几串一股脑插进了碗里,安迷修望着雷狮惊得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表情。雷狮把鸡翅在冰水碗里涮了涮,再拿出递到安迷修面前说:“吃吧。”要不是他语气正儿八经的,安迷修都怀疑雷狮是不是在为难他。迟疑了一下,安迷修还是试着吃了一口,嗯?正常温度了?!amazing!这什么操作?雷狮看着他吃得一脸又惊又喜,莫名觉得有些好笑,这人莫不是个二愣子。
两人吃开了,又开始聊起天来,安迷修接着讲起了刚才车上没讲完的相声,好吧,故事,讲完了又讲起今天自己加班没能早早回家看自己可爱的妹妹,再扯到自己和妹妹相依为命长大,辛亏被师傅看重,培养成jingcha。雷狮听完也自然地聊起了自己,和弟弟被放出来历练,历练完就要被家里安排去做根本不想做的工作,年纪轻轻,未来的路却早就被安排好了,说从小其实是立志当个海盗来着。安迷修心里闪过什么豪门富二代出来体验人生之类的,然后就被一句海盗笑到差点噎死,喝了几口冰镇王老吉,顺过气来,说道:“挺好的,我小时候还想当骑士来着。”这次换雷狮笑得狂放不羁起来,抹了眼角笑出来的泪水,语气轻快地说道:“你也不赖啊,说不定在另一个世界我还真就是个海盗,你是个骑士,咱两一见面就掐得你死我活。”“很有可能,”安迷修微笑着,“但跟你这么聊得来,老是互怼着不能好好坐下来吃宵夜,感觉怪难过的。”“怎么会?相爱相杀这么带感~”安迷修不置可否的耸耸肩,端着王老吉轻碰了一下雷狮的,“也许吧。”


03
吃得差不多了,雷狮先站起来,伸展活动自己的身体,再把老板招来埋了个单。安迷修吃得略撑还想再坐会儿,那边雷狮看了下表,脸上刚吃饱喝足的惬意突然一扫而光,拉起安迷修就回车上继续出发赶路。安迷修却对雷狮这种突然的行动无所谓的见怪不怪了,怕不是赶着回家陪女朋友。
车子又行了一段路,安迷修都快靠着车窗睡着了,这边雷狮却突然熄火将车停在路边,边解安全带边说:“水喝多了,下车方便一下,”安迷修撑起精神点了点头。雷狮走远后,身旁突然安静了下来,甚至有些可怕,安迷修的瞌睡醒了大半,突然,车厢后头似乎有什么攒动的疏疏声,是雷狮回来了?不会,他是往车头方向走的。安迷修一下警觉起来,小心翼翼的下车借着微弱的路灯查看,没动静了一会儿,是错觉吗?安迷修心想。疏疏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安迷修赶紧打开了后备箱,黑黝黝的空间里照进了光,里面赫然躺着一个小型狗窝大小的箱子,疏疏的声音就是从里面传来,这样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突兀的回响,安迷修觉得一股寒意从自己的尾椎股直往脑门里窜,他定了定神,靠近了些,里面竟隐隐传出人的呼救声:放我出去!求求你!救救我!安迷修被吓到懵了好几秒,这么小的箱子能装下一个活人?安迷修脑内充满了各种怀疑人生的神奇想法,但人民公仆的责任心让他还是镇静下来,回问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在箱子里?我要怎么救你?箱子里传来闷闷的人声,听不出男女老少:“他走了,你快开车!走啊!不然我们两个都没有好下场!”安迷修实在难以置信刚才还和自己把王老吉言欢的雷狮是个绑架犯,还手段清奇,能把人装进这么小的箱子里..........他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道:“我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就算他真的是个罪犯,我在这里,他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相信我,我会好好处理把你救出来。”安迷修自己都觉得自己冷静得出奇了,他还想问问里面的盆友会不会呼吸不畅,但是里面再也没有传出任何声音,这太奇怪了。但刚才的一番对话还是让安迷修紧张起来,他潜意识里觉得雷狮不会干这种偷偷摸摸绑架别人的事,说不上为什么,只是这么认为,但他是否具有危险性还是有待商榷的。
安迷修在身上搜寻了一下,竟然只找到一把钥匙圈上挂的折叠瑞士军刀,外壳是黄蓝小花相间花纹的,一看就知道没什么战斗力只能用来削削水果,但这是安洁莉去年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也就开心的随身携带了,没想到还能有一天靠它来防身。


04

安迷修身心都准备好后,深呼吸一口气,准备坐回车上等雷狮,当他刚坐好扭头准备去系安全带的时候,却突然惊觉雷狮已经坐在驾驶座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了,那一瞬间安迷修觉得自己头皮都快炸了,他什么时候在的?!这不对头!安迷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抬起头和雷狮对视,好近,突然袭击不一定来得及。雷狮却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笑着靠近他,右手缓缓伸到安迷修面前,“你的东西掉了”,安迷修一看,是自己刚刚握在手里的小军刀,刚才一晃神发生了什么?安迷修身体先做出判断,接过军刀,甩开,左手制住雷狮的右手,右手横拿军刀,抵在雷狮的喉咙不过5毫米处,整个过程雷狮却没有任何的惊异和挣扎。两人的距离近得能看清对方的下睫毛,安迷修现在的脸色正直严肃得几近狰狞,雷狮嘴角还是微微向上翘着,眼睛里毫无波澜就这么直直地盯着安迷修。“后备箱是怎么回事?”冰冷的疑问句式被安迷修突兀的抛了出来,雷狮继续保持沉默的盯着安迷修。“是你干的吗?你到底是谁,你究竟想干什么?”一连串的提问连珠炮一样从安迷修嘴里蹦出来,今天从局里出来开始自己就一直觉得哪里隐隐不对劲,为什么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为什么自己会疏忽大意随便就上了突然出现的出租车?为什么自己只能吃冰过的食物?后备箱里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些疑问全都跟刚煮沸的焦糖一样在自己脑子里搅成粘稠得发腻的糊状,引发起突如其来的头疼,安迷修被这脑内核爆一般的痛感疼的全身一阵发冷汗,险些没能握住刀,糟了,他要真不是个善类自己怕是要交待在这荒郊野外。然而雷狮并没有如安迷修想出的最坏状况那般把他当场干掉,他左手握住安迷修拿刀的右手,将这玩具般的利刃推离自己,另一只手轻松的挣脱出来,反握安迷修的左手,脸却离安迷修越来越近。像是浪漫电影里用烂的脸部特写镜头,在鼻尖快要碰到的距离,雷狮停了下来,“还没有想起来吗?”这是回到车上安迷修听他说的第二句话,但剧烈的头疼彷佛在逼迫安迷修放弃对这个问题的思考。雷狮看安迷修一副头疼得随时可能晕过去,脸色白如纸的惨样,顿了一下,等到安迷修缓过一些抬起头和他眼对眼,再开口,低沉的声音一字一字地说道:“安迷修,你已经死了。”


05

在话说完的一瞬间,安迷修身上最后的一丝力气都被疼痛抽干了,刀从汗津津的手里滑落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他才回过神发现自己的头疼竟迅速如潮水般褪去了。他喘了喘气,断断续续的抱怨道:“放屁.......你.....你才......死了。”雷狮语气淡淡的,“你没有发现哪里很奇怪吗?”此话一出,安迷修突然惊觉过来,自己是在喘气啊,怎么感觉少了什么?.....!自己在干喘,喉咙间根本没有气流通过!不!......脑袋里开始疯狂的寻找发生这种不自然现象的原因........没有......没有人呼吸不带气的,至少活人都是如此,不,这不可能!强烈的难以置信使身体不自觉的发起抖来。雷狮钳着安迷修的双手举到他面前强迫他看,“不信你自己看看。”在昏暗的光照下,安迷修看到自己的双手已经变成朦胧的半透明状态,甚至能透过手看到雷狮平静淡漠的神情,陌生而深切的悲痛如平地而起的龙卷风一般突然暴起撕扯着他的躯体,或者说,他的灵魂。雷狮松开他的手,看到面前的人整个拢拉下来,双臂缓缓有些哆嗦着抱紧自己,曾经意气风发的年轻勇士就这么脆弱如枯叶的蜷靠在座位上。对于这终将到来的陌生归途,人类终究还是难以接受的。雷狮坐回驾驶座发动了引擎,留安迷修半个身子隐没在黑暗里继续的沉默着。


06

车闷闷的开了一会儿,“我妹妹知道这件事吗?”,安迷修努力的撑起自己,偶尔晃过的昏黄路灯,照得他的脸色不是那么惨淡了。“知道,你七天前执行公务的时候就死了,好像是为了救什么小女孩。但你心里却否认这个事实,意识朦胧的在外飘荡,不知道有没有吓哭哪家的孩子,”雷狮不咸不淡地说道。“那你现在要带我去哪儿,地府吗?”“今天是你的头七,你觉得呢?时间要到了,去好好见你妹妹最后一面吧。”“嗯”。“后备箱里面是什么?”安迷修突然想起来,觉得还是该问问。“不老实的游魂罢了。”雷狮撇过头望了安迷修一眼,他平静的看着前方,蓝绿色的眼睛暗淡得快与夜色融为一体,雷狮转过头,心里莫名的像是被什么轻轻揪了一下。“你........真的想当个海盗?”安迷修兀地问了一句,雷狮微愣了一下,然后呵的轻笑出声,“是啊,当个海盗,四处漂泊,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事还能劫富济个贫什么的,总比..........一辈子窝在地府办公楼里当个高级社畜要好。”“干嘛不去呢?”安迷修转过头来看着他,“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生时无憾”安迷修顿了一下“死得其所.......想明白什么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jingcha先生都快和这个世界道别了还这么喜欢教育别人的吗?”“啊.....职业病吧。”
车开到了路口, 雷狮熄了火,身体往后一靠,疲惫的叹了口气:“我只能到这儿了,你走吧。”“不送佛送到西?”“那不是我的业务范围了。”安迷修打开车门,看到路两边点起了成排的白色蜡烛,在微凉的夜风里,举着一簇簇颤巍巍的暖黄色的光。光的尽头,安迷修看见自己妹妹瘦弱颤抖的身影的孤零零的立在路中。安迷修转过身,微不可闻的道了一声:“雷狮,谢谢你。”雷狮觉着自己该嘲讽一下他牙上其实有菜叶,不过看他笑得一脸平和淡然,就只是应了一声:“哦。”然后看着安迷修顺着烛光越走越远..........












想不到吧,还有彩蛋:
雷狮看到两人短暂的拥抱重聚后,安迷修轻飘飘的化成了一缕青烟,然后再掏出电话播出:“喂,卡米尔,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END—

补充说明:
·电影是张智霖的《头七》,看的国语版,很神奇的一部片子,不剧透,看完会秘制卧槽,智霖哥在里面的角色又帅又gay,就是雷总这次角色的灵感来源。

·头七那天是人的魂魄最后留连人世的时间,在入夜后十二点前能被人看见以及吃些人间的冷食,亲人会在家门口摆好蜡烛引亡魂回家做最后的道别。军刀是安哥和现世相连的信物。(有些私设,不用考究)

·兴奋的撸了几天的文,整个过程超爽超顺滑,撸完回头看........嗯......我自己都写了些啥哦,废话好多好嫌弃ಥ_ಥ同人不是你想写想写就能写吼。

·雷总其实身份设定还是没有讲清,有机会写个雷总视角的番外吧,感觉自己写得雷总一点都不霸气ORZ。


·我爱他们啊啊啊啊~写爽了好好画图去了ˊ_>ˋ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9)